您现在的位置是:智能家居 > 智能安防 > ST网力:安防巨子陨落之路

ST网力:安防巨子陨落之路

时间:2021-01-04 21:17  来源: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智能家居网】

    【智能家居网】 作为曾经的安防巨子,早在“硬件为王”的时代,东方网力(现为ST网力)就率先从软件下手,并成为行业领头羊。而在“软件界说一切”的时代,东方网力再次将超前的眼光锁定至AI赛道。只是,前一次软件打天下成就了安防巨子,后一次的AI之路走起来却异常艰辛,在放肆投并购过程中,东方网力一步步滑落。

  国资竞拍股权来“接盘”

  2020年12月25日,ST网力公布《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股权被司法拍卖效果的提醒性通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刘光所持有的无限售条件流通股60121772股遭到司法拍卖,成交价为2.2亿元,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02%,并被现大股东川投信息产业团体有限公司(简称:川投信产)乐成竞得。据悉,川投信产属于国资,其竞拍买入ST网力股权的行为对正陷入违规泥淖的上市公司而言,无疑打了一剂强心针。

  此前的2020年11月29日晚间,ST网力公布通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处罚决定书显示,ST网力涉嫌违法的事实有两大项。第一,未按划定披露对外担保事项,总涉及金额跨越14亿元。第二,未按划定披露重大回购条约。现实上,ST网力违规担保事宜早在2019年9月就爆发了。2019年9月20日,ST网力公布《关于公司自查涉及违规担保、资金占用事项的通告》中,认可存在多笔未经审议的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的情形,导致上市公司被起诉、公司的银行账户被冻结。

  除公司受罚外,刘光作为原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直接授意、指挥或遮盖ST网力未按划定披露上述对外担保事项及《回购协议》的行为,涉嫌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指使从事未按划定披露信息的违法行为。

  基于以上违法事实,凭据相关司法解释,若是投资者于2018年4月25日至2019年9月20日时代买入ST网力,并在2019年9月21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发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提议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买卖纪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介入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流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宽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须支付任何状师用度。

安防巨子陨落之路

  资料显示,ST网力成立于2000年,是最早投身安防事业的企业之一,并于2014年在创业板上市,上市以来,一直以业绩白马形象示人。据IHS讲述显示,2017年,ST网力在VMS(视频监控治理平台)市场占有率跃居天下第一、全球第三。

  在安防事业蒸蒸日上之际,ST网力瞄准了AI这颗“明日之星”。自2015年最先,公司就由传统的视频监控平台向人工智能转型,主要方式则是买买买。据媒体统计,已往几年,ST网力总投资跨越30起,涉及智能驾驶、智慧轨道交通、机器人、家庭摄像头、视频大数据分析、计算机视觉等多个产业,其中的公司则涉及嘉崎智能、华启智能、深网视界、物灵智能、动力盈科、中盟科技等。

  大步前进后的效果不出意料,至2018年,ST网力陷入了高额的公司资金被小我私家占用的内控风险中。今后,ST网力披露《关于公司部门银行账户被冻结及违规担保、资金占用事项的希望暨风险提醒通告》,2018年度、2019年度向供应商支付无实质营业支持的预付款,部门款子流向原现实控制人刘光,组成资金占用,其中2018年日最高占用余额为5671万元,2019年日最高占用余额为1.97亿元。

  2019年3月,ST网力通告称,接到实控人刘光、持股5%以上股东蒋宗文的通知,两人已与川投信产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2019年9月3日,ST网力控股股东变更为川投信产,公司实控人由刘光变更为四川省国资委。

  四川国资入主后,ST网力还不停爆雷,2019年8月以来,公司陆续曝出巨额对外担保、资金占用等违规事项。与此同时,公司业绩也一起下滑。2020年1-9月,ST网力实现总营收1.22亿元,同比下降73.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51亿元,同比下降36.30%。

  不外,ST网力也在努力自救。当下,公司正在设计重大资产重组,设计收购警视达的控股权,拓展公司轨道监控营业。

  同时,还应当看到,ST网力被川投信产接盘,且股权从违规的刘光手上转移到川投信产手中,这于上市公司而言组成利好,也有利于投资者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