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热点新闻 > 社会百态 > 凹人设敛财?“留学9年支教10年”的海归女硕士回应质疑

凹人设敛财?“留学9年支教10年”的海归女硕士回应质疑

时间:2021-09-27 16:29  来源: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最近,“连续10年支教湘西”的海归女硕士龙晶睛火了。头顶海归硕士的高学历、连续10年参与支教、足迹遍布24所偏远学校、毕业后即投身公益……一个个光鲜的履历令人赞叹,但随着龙晶睛引发广泛关注后,质疑声也随之而来。

  在国外读书9年,如何能连续10年支教?短视频中,龙晶睛精美的妆容被指与乡村环境格格不入,还有网友扒出与她相关的公益项目收取高价报名费组织支教旅行……这位“最美支教女老师”究竟是热衷公益还是生意?

  记者注意到,在龙晶睛爆红以后,有网友向长沙市民政局投诉称,龙晶睛所创办的长沙市善吟共益助学服务中心在没有公开募捐资质的情况下募捐193万元。对此,9月24日,长沙市民政局慈善社工处回复称,经初步调查,中心在网站上挂有账号及募捐二维码的情况属实,社会组织执法监察部门正在依法调查、取证、核实。并称该中心确实开展了支教旅行相关活动,收取了一定费用,费用主要用于活动开支,社会组织执法监察部门根据信中反映的问题正对项目详情进行全面核实。

  9月24日下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了龙晶睛。她称,报道确有表达失误之处,自己从未在平台上说过扎根山区支教10年,“我觉得大家对支教的理解不同,在数字信息化时代,我们有很多方式去支持乡村教育。”

  此外,对于网友质疑的收费支教问题,龙晶睛称此项目系义工旅行项目,旨在为公益组织持续造血。自己的长沙市善吟共益助学服务中心是一家民办非营利机构,“像我们支教旅行的收费都在这里面,是接受审计和监管的。”

  凹人设敛财?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话龙晶睛

  质疑1

  留学9年如何支教10年?

  回应:大家的理解不同,支教并非扎根大山

  记者:很多网友质疑你,在国外留学9年却称连续10年支教。

  龙晶睛:我从来没有在平台上说自己“扎根大山支教10年”,我更多的是利用假期时间往返大山,硕士毕业后全职投入公益事业。部分媒体报道中,可能在一些言语表达上存在不准确的地方,让大家误以为我是10年都扎根在山区支教。

  关于支教,我觉得大家对于它的理解不同了,有人认为一定要去现场才叫支教。但我觉得在这个数字信息化时代,我们有很多方式去支持乡村教育,并非一定要去边远地区做支援型教育。

  另外有的报道中提到我“10年间支教足迹遍布湖南、江西、贵州、陕西等地24所偏远山区学校”,其实是我们公益机构帮扶到的学校有24所。我本人只去了其中的10所学校,感情比较深的有四五所,基本上我每年都会回去看那边的小朋友。

  记者:谈谈你的“支教”经历。

  龙晶睛:我在2010年出国留学读高中,2011年暑期回国时,想做一些公益,看看大山里的孩子到底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有什么是我可以提供帮助的。然后我在网上搜到了凤凰助苗网的一个活动,联系到当地一名乡村教师,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进入湘西凤凰县好友村开展助学支教活动。

  2012年,我发起了一美元爱心计划(ODP)公益项目,号召身边的留学生朋友加入。不光是每年暑假过去助学支教,而且与当地建立联系,帮助当地修缮校舍、资助学生,做一些暖冬行动,给孩子们送一些围巾帽子。另外,如果有村民受伤或学生家里房子着火了,我们也会帮忙筹集费用,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质疑2

  高价报名费是为圈钱?

  回应:收费是为“造血”,项目受监管审计

  记者:2018年9月,你创立了长沙善吟共益助学服务中心,成立这家机构的初衷是什么?

  龙晶睛:我们在运营公益项目的时候,遇到了几个难题。第一是对于山区的孩子们,如果我们只是每年暑假去关注一下他们的话,确实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志愿者有自己的学业或者工作,在项目计划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衔接不上的地方。第二,如果有了一个慈善主体机构,我们就能更好地运营项目。不管是接受别人的捐赠也好,还是做一些“自我造血”的短期支教旅行的项目也好,它能够把大家的热爱公益之心变成一份长久的事业,进而可持续地运作下去。

  所以在我研究生第一年结束时,也就是2018年9月11日,成立了民办非企业――长沙善吟共益助学服务中心。它是一家非营利机构,我们所有与乡村教育相关的项目,包括助学、支教旅行项目的收费都是在这个中心里面,是接受民政部门审计和监管的。

  记者:你们支教项目有三个,其中短期支教(义工旅行)收费较高,费用都用到了哪里?

  龙晶睛:像短期支教(义工旅行)项目在我们平台统一发布的费用是在2200元-2400元之间。主要分为四个部分,一个是专业领队辅导,包括行前培训;二是交通和住宿都依靠当地村民,我们认为这种支付方式能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三是我们也会做一些少数民族文化体验,去景区了解当地旅游产业如何发展,包括民宿和景点门票费用;四是为志愿者购买文化衫和保险。

  短期支教项目一般是全年都在做,这部分费用会有一些盈余,盈余部分也是反哺到我们机构的一个可持续运作里面来。2019年初,我们开启了长期支教项目“希野计划”,这个项目需要为支教老师提供食宿交通,第一年每月有1000元的补贴,第二年每月2000元,这个项目是纯支出项目。目前已对7所定点合作学校输送了55名支教老师。

  质疑3

  专业摄制团队、凹人设?

  回应:无妆造团队,都是自己用10分钟化的妆

  记者:我注意到你们的短期支教(义工旅行)以及暑假的ODP项目为时都在一星期左右,很多网友质疑为走马观花式支教?

  龙晶睛:首先我们的短期义工一是要经过培训的,我们会教志愿者如何设计一节支教课堂,能够在短时间内带给孩子们一些东西。比如,我们最近一批义工给孩子上梦想演讲课,给孩子们讲解人生有无限种可能,更多的是在素质类、梦想类、艺术类的课程,帮助义工发挥特长。此外,还有专业的从教老师对大家进行一对一的课程设计的咨询和辅导,确保大家出发前都能准备自己的教具和教案,从而真正的参与进来,并非走一个过场而已。

  记者:有人称短视频中的你妆容精致,小孩成了陪衬?

  龙晶睛:孩子们是真的喜欢我跟我一起玩,我也是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他们。在镜头前我并不是时时刻刻都保持妆容精致完美无瑕的,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妆造团队,都是我自己用10分钟化的妆。

  我不想大家看到的是一个憔悴、疲惫的我,如果我把公益人刻画得很惨的话,那谁还愿意来当支教老师呢?我更希望大家看到美好的一面,与孩子相处的美好瞬间。

  记者:有人质疑你假借公益凹人设敛财?

  龙晶睛:我们是一家非营利机构,项目会有盈余,但我不是从这里面赚钱,我的每一份工资都是通过我自己的劳动所得。目前我们机构专职人员加上兼职实习生有七八个人,加上长期支教老师,每月的人力成本在四五万元左右。

  我们挂靠的灵山慈善基金会下面的“希野计划”是有公开募捐资质的,短期支教(义工旅行)和ODP项目是没有的。之前机构刚成立的时候,对很多操作流程不了解,后续也没有注意去更新,也没有了解到这个里面会有一些问题,所以确实是我们自己做错了,马上就撤下来了,目前也在配合民政局的一些沟通。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